雷竞技啤酒官网
唐先生:13974916452
产品介绍

一千个不甘平凡的故事之:我竭尽全力,只求能站在场上

我以前不爱写作,有动笔的功夫,不如多看两本小说。

也没什么天赋,初二那年语文老师举办过小说比赛,不限体裁字数题目,任由学生发挥,结果我的文章被老师批语一派胡言。这让人很不服气,难道中学生就不能尝试解答:“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后来参加中考,学校电路故障,全班抱着铺盖,在篮球场睡了一夜。那晚星光璀璨,我们悄悄说话,带着耳机听歌,为了鼓舞斗志,整夜单曲循环《相信自己》和《出神入化》。等第二天进考场,感觉自己将踏上人生巅峰,卷子发下来后,我想这一定是梦……

开弓没有回头箭,确定落榜后我一个人出门散心,家人怕我想不开,被强制开导半天。我和他们讨论,决定放弃复读。这时郑州有所学院发来3+2的通知书,我对里面的信息技术很感兴趣,可它一年要两万学费,上不起。

我跟着老爸去工地学技术,开车修车洗衣服做饭。当时在湖北郧西,那有许多白砾石,我们任务就是用挖掘机把它从山道挖出来摔碎,聚成堆后装车拉走。

因为工作比较危险,老爸很少让我做,那几个月我躲在树荫底下玩手机,再也不担心有老师检查,经常在树上一躺半天,听着轰隆隆的摔石声看书。

时间一久,生活便乏味起来,尤其是阴雨连绵的日子,我和老爸在床上一躺一天,他很舒坦,我不痛快。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只能安慰自己: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多清闲自在,要学会知足,知足常乐。

过完年后,郧西的工程结束,我们冒雪赶往天河,那里南水北调正搞得如火如荼。拖车载我们到村庄时凌晨一点,没有人接,电话也打不通,司机收完运费就走,留下我和老爸在外面苦等。

当时天寒地冻,旁边又是河流,我冷的发抖,鼻涕怎么也擦不完。老爸抱来一堆干柴说咱们烤火!我高兴极了,也跑去树林抱干柴,等回来时发现火还没点着,老爸表情似哭似笑,他问:“你有打火机吗?”我懵了,从未感到生活如此荒谬,我们家没人吸烟,更不会带打火机。

从那以后,我无论去什么地方,箱子里都会装打火机,哪怕再繁华的地方,也带着它。

在天河最早和监工住在民居,每天开山修路造梯田,从天亮做到天黑。那个监工很讨厌,凡事都要占便宜,而且坚决不让我工作,理由是浪费时间,做的事还不够油钱。老爸私下让我去开,可我并没领会他的好意,反而觉得厌烦,羡慕同样辍学的伙伴能在城市工作。

天河工程完结后,老爸因病提前回家休养,我独自住在废弃的办公楼里,负责看管老板机器。这的村民因为南水北调搬走了,方圆数里就我一人,白天还好些,等到天黑会很怕,尤其是遇到狂风暴雨树木摧折的夜晚,极度的恐惧让人濒临崩溃。

好在一个月后终于接到老爸电话,他让我收拾行李回家,下楼时我头也不回。这鬼地方破门烂窗风声凄惨,没水还常停电,怎么至今没人来拍电影?我都快住到把自己当男主角了。

▽▽

回家后没有事做,朋友们各奔东西,只有我闷在家看小说视频,偶尔哄下妹妹。那会儿觉得她很烦,整天跟着我,还给老妈打小报告,像个特务。直到有天让她出去玩别打扰我看书,才突然意识到:搬家十几年,附近的环境你还不清楚吗?她能去哪里玩?像你一样看蚂蚁搬家手贴在墙上等长大吗?

扑面而来的悲伤让人喘不过气,我绝不容忍同样的事在眼前重演。从那以后,我开始主动陪妹妹玩耍,逗她开心,讲许多童话故事。她喜欢被举高高,要坐肩上,或让我背她,老妈看到会很生气,我就带她到远远的地方,一边当马骑,一边吟诵唐诗宋词,讲述往年的故事。

等老爸又找到新工地,叫我先去上班时,我像往常一样,烦躁又无奈地答应下来。可在离家那一刻,妹妹躲在门后哭泣,我心如遭重击,生平第一次想要撕裂胸膛,咆哮出声: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难道这辈子都要像老爸一样,眼睁睁看着儿女哭泣却无能为力?

什么也不在乎时,我懒散颓废,自诩半个神仙,对这世界冷眼相待。可当我真正在乎的人受伤时,熊熊烈火在心头燃烧,它炙烤着灵魂,用五内俱焚的痛苦告诉我:你是个废物。

以前我不在乎被说废物,凡事逆来顺受,还自以为是懒得计较。但真的想反抗一下、认真计较时,现实便露出血淋淋的獠牙来。

初中毕业、农民身份、没有技术、关系为零,一条条本不在意的标签,像泰山压顶般砸在身上。辍学两年,我不可能再回去上学,想未来和家人在一起,除了自己开店做生意外,进工厂是最好的方法。

于是我和老爸争吵,他坚持让我把技术学通学精后再去工厂,我明白他的用意,但不接受。

技能全精如老爸,为人处世比我强万分,在工地做半辈子也不过是个师傅,还没把孩子教育好。前车之辙后车之师,我不能走他的老路。

▽▽▽

老妈见我出门的意向坚定,就在家里托人打听,得知舅舅在福建鞋厂工作后,打电话通知我去晋江投奔他。刚开始我负责做模具,不幸被烫伤后转到底部加工,负责刷胶水和点压鞋底。

鞋厂年轻人很多,每天晚上回宿舍,常听到他们讨论哪个女工最漂亮,有没有男朋友。而我就趴在床上看书逛论坛,那时的天涯已经不景气了,但还有些人才,像苦大仇深小马甲、陌上缓缓龟、放小二的牛等等,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开始思考起未来的人生规划。

厂里工作很累,但时间一久也习惯了,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直到某天舍友们讨论将来想做什么,我才猛然惊醒过来,仿佛有声音在心底叹气:“你还记得自己来这的目的吗?”

“我想升学。”宿舍里面一片寂静。“打工没前途,我后悔辍学了,不知道哪里有夜校,我在书上看过,好多工作的人都读夜校。”

没人知道夜校在哪,我做到年底,和朋友聚会时发现浙江有家化工厂,员工待遇非常好,包吃住还有五险一金,后一项在工地简直是天方夜谭。和家人沟通后我再次回到福建鞋厂,收拾好行李就走,没人劝我申请辞职,他们知道那有多麻烦。

化工厂的日子十分安逸,上班还有无线网,员工们沉迷手游,领导们热衷赌博。这里不需要奋斗,你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六十岁的模样。家人对此表示欣喜,这种稳定的工作再好不过,可我不喜欢,感觉像被关进笼子的野兽,勉强做满三个月,因为态度问题被劝退了。

离职后我无所适从,该做什么呢?工地不可能,电子厂不想去,鞋厂和化工厂已经做过了,还有什么厂比较好?

我每天去人才市场,牌子上的待遇看得人激动万分,但紧跟着的招聘要求又让我抬不起头来,文凭技能经验,我一个都没有。

一次次面试,一次次失败,化工厂的宿管催我赶紧搬走,家里人打电话让我努力工作,将来用公积金买房。压力从未如此巨大,我整日躺在床上,看太阳升起落下,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不断坠落,想自己是不是快死了?死了也好,这世界太苦,我不活了。

那会儿也想过自救。我冒充高中学历去鞋厂应聘文员,因为刊登的要求我自信能做到,唯一的困难是它必须要高中以上学历。

等踏进工厂,初试顺利通过,人事部带我去见厂长,半路上正巧遇到。厂长气势逼人,问我是不是高中生,我顿时慌了神,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上过两年,因为某些原因辍学了。然后厂长干脆利落的请我出门,他们只招参加过高考的学生。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管理员话里带刺,说你明天再不走人,一切后果自负。灾难接踵而至,我麻木到没有反应,倒在床上打开手机,在知乎搜索职业话题,点开一条又一条回答,明知是无用功,可我需要鸡汤。

▽▽▽▽

“我像只趴在纱窗上疲惫的苍蝇,前面就是广阔的世界,我知道这纱窗上一定有一个破洞我可以钻出去,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洞究竟在哪里。我找不到,我害怕在我还没有找到的时候我已经垂垂老矣,再也飞不起来。 ”

无论用多少华丽繁复的词汇,也不能形容我看到这段话时的反应。世界变得浑浊不清,我再也忍受不住,像条垂死的野狗,哀嚎痛哭,这些天、这些年,我的委屈、挣扎和煎熬,终于找到宣泄之处。原来这世上,有同样痛苦的人不止我一个。

我不顾一切向作者发去私信,他用过来人的经验,告诫我路该怎么走,梦想和工作又该怎么选择。看到回复时,就像盘古开天辟地,整个世界明亮起来。原来那些让我痛不欲生的大灾难,竟然这么容易解决!

我完全听从作者告诫,放下面子身段,先去找份简单的工作,然后攒钱买电脑,试着练习自己想做的事情。一旦放下面子,工作立刻就找到了,我去某家地产公司做保安,每天站四小时岗。不过这正合我意,站岗期间可以用来思考这几年的经验教训,规划未来的人生。

家人发觉我做保安后,很是生气,要我辞职回家开挖机,别让人家笑话。我对此置之不理,他们见硬来不行,又劝我多想想前途,不能因为清闲就一辈子做保安。我告诉他们等年底回家有考学的打算,爸妈一笑了之,谁也没把它当真。

这时我已经出门三年了,以前的同学在准备考大学,而我却想回去考高中。有时看到镜子里神情疲惫的青年,连自己也会低声嘲笑:“回去上学?别丢人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等到元旦,我提前辞职回家,想和父母好好沟通。结果很失败,他们说你成绩不好,又过了三年,如果你真想上学,以前怎么不好好学?现在太迟了。我无力辩驳,只能一遍遍重复:“你们说过,只要我想上学,随时都能回去,你们说过的……”

父母有种神奇的力量,可以把情绪辐射到孩子身上。我在嘉兴工作时制定的规划书,回家后再也没读过;曾经下载的教学视频,回家后也不再重温;甚至于在家人的批评声中,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异想天开,以为大城市的励志故事能在全国通用?

第二年我在全家祝福中,跟着老爸去贵阳修高铁,后来又到采石场,石场老板是湖南人,酷爱吃辣,厨房的伙食要用开水泡一遍,把里面的辣椒和辣油过滤掉。这儿经常加班,伙食又不好,老爸的胃病很快犯了,他想让我尽快学精技术,好接他的班。可我不想,我想回去念书,我想朝九晚五周末双休,我想有足够多陪伴家人的时间,我,我想改变命运!

记得有天晚上,老爸胃病发作,在床上翻来覆去。我问他要不要紧,结果引爆了积压多年的怨气,老爸指责我对工作态度消极、整天浑浑噩噩,也不向谁谁谁学习,看人家多上进。我反驳他说我也很上进,可惜你们不准,既然你们不准,就别扯我不上进。他气得说不出话,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怎么成现在这样了?”

我蜷成一团,默默流泪,无声地说:“爸,我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

两个月后,老爸胃病严重起来,不得不回家调养,我被他送到安徽碧桂园,生活安稳无事,虽然会因为学徒时间过长被人嘲笑,好在我自己也不把它当回事,抽空在知乎上写篇回答,当做放松的手段。

直到有天收到私信,某家公众号申请转载尿毒症那篇回答,表示会付五百块稿费,起初我根本不信,把他当做骗子。即便支付宝真收到五百块后,我还是心有疑虑,觉得他想放长线钓大鱼。然而什么也没发生,对方发表了那篇文章,并请我多多投稿,说字里行间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打动人心的力量?再三询问后,小编说你有写作的才华,建议往这边发展。确定不是假话后,我欣喜若狂,还有什么比跌到谷底,却凭借写作一飞冲天的青年更励志呢?

金鳞岂是池中物,写作就是我的风云!

多年的苦读和思索终于有用武之地,我笔耕不辍,凭借手机打出几十篇故事,把它们发到知乎,那会儿我时常在评论里遗憾地说:“知乎问题太少了,好多故事没法传上来。”

随着写作次数的增多,点赞和求转载的网友也越来越多,自信跟着膨胀起来,以为自己乃是天才,只要专心写作,铁定青史留名。

于是和暗恋多年的女生聊天时,我脑子一热决定告白。直接被拒后,我告诉她自己在努力写作,将来一定会成名,希望能有她在身边陪伴,女生表示祝福,然后下线了。

尽管写作不能帮人增长魅力,但从中获得的赞扬、鼓励和满足,都是现实中少见的。我对此着了魔,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沉浸在幻想世界。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整日心不在焉,别人叫我要喊两次,不然听不到。

等年底回家,领导郑重警告,再这样下去,公司不会要你。我意识到必须要在工作和爱好间选择一个,不然两个全都会失败。在翻阅诸多知乎回答后,我决定趁着年轻,效仿思特里克兰德,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过完新年,我带上几年的积蓄,躲在南阳城中村,打算牺牲两年时间,埋头写作,把这些年反复推敲锤炼的故事发到网上。如果两年后还不能靠稿费养活自己,我就放弃写作,死心塌地的回去打工。

那时的言行举止,都带着破釜沉舟的味道。学校回不去,工厂没希望,工地不想做,面对现实这头怪兽,才华是仅有的武器,我把写作当成救命稻草,心情比堂吉诃德更悲壮,身边人除了无视就是阻碍我,那就和他们决裂,我要背死一战!

四月一号那天,我效仿张国荣,在空间发说说:“愚人节,最后一个玩笑:从今天起,我将与世界背离!”没有人回复,可能好友们认为这太二了,但在我的想象中,这是绝笔信。

城中村的生活艰辛又寂寞,我租了间二十平米的房子,顿顿青菜煮面,加黄豆酱调味。白天在房间梳理大纲埋头写文,晚上去超市买批发处理的瓜果蔬菜,路上也不忘思考剧情发展。

由于住的地方较远,买菜时为节约时间,我常从师范大学经过,每次踏入校园,看到同龄人轻松自在地聊天打闹,去教室上课,会很羡慕,甚至自渐形秽。

每当这时,就会想起那句话:你现在所流的泪,都是当年脑子里进的水。心在刺痛之余,也会激起斗志:我不信命运会因为一次错误就此注定,我不信这辈子就是重走父辈的老路,我不信自己一生平庸,百年后连子孙也不记得姓名!

然而在创作方面,斗志不代表成功,尽管我每天打字十几个小时,起身时骨头咯嘣作响,还是没什么人看。当我抱定打持久战的同时,家人再次在网上发来消息,他们已经知道我四月份辞职离开,恳求我能回家,这当然不可能,好在他们没有我的新手机号,也免除了被打电话的麻烦。

但在内外交困下,我的小说崩坏到一塌糊涂,老爸威胁要报警,妹妹说因为你咱妈高血压犯了,老妈发来语音:“我快病死了,你连看一眼我都不愿意吗?”

我靠在墙上,无力地笑。知子莫若母,她总能找到我的弱点。如果连重病的母亲都不在乎,那现在的奋斗还有什么意义?我想让大家幸福快乐,而不是一个人。

回去后没人提我出走的事,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抱怨我对自己太苛刻,瘦到皮包骨头。我把这些年的思想转变告诉老爸,说到最后险些流出眼泪,老爸沉默不语,很久后告诉我:“去上学吧。”

这时候,离我毕业那天,已经五年了。

我不再坚持读高中,人言可畏,即使自己不在乎名声,也要为家人考虑。相较于高中,中专不但也能升学,还可以学门技术出去工作。最重要的是,家里人有理由说我是想学电脑才去上中专,而不是想考大学。

我是如此的热爱大学,以至于曾独自走遍南阳每所学校:师范、理工、工院、医专。进去后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走着,从东南到西北,从天亮到天黑。

那些结伴而行的学子,不会知道这世上有些人,已经不可能和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我们竭尽全力,只求能站在场上。

▽▽▽▽▽▽

再回学校时,一切喧哗与我无关,一年学完所有课程后,老师特批我跟着毕业生提前工作,等对口升学开始再回来考试,我很感激她。

期间我又遇到那个女孩,她说自己在家无聊,想找人出来唱歌,于是我过去了。不料她那天感冒,路上呕吐不止,我送她去医院看病,又买许多甜点,然后分别时她说你不要这样,以后别再见了。

我很愤怒,不明白到底做错什么,一度想去她家当面对质,但在公交发动时放弃了,何必刨根问底呢?生活已经如此艰辛,我只想大家过得好些。

回家后我努力练习做图,为出门应聘做准备,老师打来电话,让我和她一起,带着学生们去广州实习。

有趣的是,当他们排队面试美工时,我却意外看到另一份招聘运营的告示,仔细阅读工作内容后,我觉得自己可以试下。当老板眉头皱起问你为什么应聘这职位时,我仿佛又看到当年的厂长,他们气势惊人的相似,但我不年轻了。

“我有信心。”在一番面不改色的谈话后,老板当场拍板,让我从运营助理做起,熟悉全套流程后接管公司店铺,我自然应允,第二天便和老师同学道别,在公司附近找间房子住。

就这样,我每天早上八点起床,洗漱做饭,吃完下楼赶公交。九点前去公司打卡,见到同事时点头问好,然后趁开机的空闲喝茶聊天,等总监来后开始工作,晚上六点收拾东西回家,生活简单而充实。

只是,每当路过工地,或者看到身着厂服的年轻人时,我总会放慢脚步。那些年的经历像电影般在脑海回放:从学校到工地,从工地到工厂,从工厂到保安,从保安到写手,从写手到学生,他们或颓废或挣扎或哀嚎或绝望,一个个站在远方,而我则微笑着,和他们融为一体。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分享到: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高桥大市场华雅国际财富中心22层
CAMRA BEER  版权所有湘ICP备17021217号
联系人:张经理
联系方式:13366632511